地方高風險信托機構化險模式業已確立

時間:2024/02/08 18:09:31用益信托網

2021年12月25日,隨著《關于上海維安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受讓安信信托自然人投資者信托受益權的通知》的發布,標志著安信信托風險化解工作基本落定。


一個月之內,簽約投資人達90%以上。受疫情以及監管審批等因素,直到2023年8月,簽約投資人收到第二筆轉讓款。安信信托也同步更名為建元信托,風險如期化解。


2023年12月25日,四川天府春曉企業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春曉公司”)受讓四川信托自然人信托受益權簽約工作正式啟動,標志著四川信托風險化解工作方案的基本落定。截止到本文發表之際,整體簽約率已經達到90%以上。


從安信信托到四川信托,風險化解方案的差異主要體現在兌付比例、時間等細節上,從整體框架和結構來看,除了重組與重整以外,在操作上幾乎高度一致。隨著四川信托風險化解方案的落地,可以說地方高風險信托機構化險的模式已經確立。


這里沒有討論新時代信托、新華信托以及華融信托的風險化解,主要原因在于新時代信托和華融信托的特殊性。新時代信托作為明天系的成員,是中央派駐監管以及相關方開啟進行的風險化解,華融信托同樣如此,新華信托則走向了破產的命運。


上述三家高風險信托機構的風險化解和處置,具有自身的特殊性。加上操作層面并不在地方,所以不在本文的討論之列。


筆者借助于多年的跟蹤與觀察,結合之前的材料和報道,梳理安信信托和四川信托風險化解的過程。對案例的剖析和思考,確實會有一些不一樣的體會和收獲。


剖析歸剖析,這里僅僅從技術層面去討論,不涉及過多的價值判斷。方案的好壞與否,是否得當,應當交給投資人以及相關監管部門判定。


一、中央一以貫之的思路


如果說安信信托風險處置和化解,為其他高風險信托機構提供了一個標桿和借鑒意義。那么四川信托方案的出臺,可以說更加確立了處置模式和思路。


四川信托的化險方案,是貫徹落實二十大報告中關于“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建設現代中央銀行制度,加強和完善現代金融監管,強化金融穩定保障體系,依法將各類金融活動全部納入監管,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底線?!钡木唧w體現。


2023年,政治局召開多次會議,其中兩次提高了信托機構的化險:


4月2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分析研究當前經濟形勢和經濟工作。會議上明確提出“要有效防范化解重點領域風險,統籌做好中小銀行、保險和信托機構改革化險工作”。


這是第一次在政治局層面提出信托機構的風險化解工作,為信托業和信托機構風險化解工作明了工作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7月24日的會議上,再提“加強金融監管,穩步推動高風險中小金融機構改革化險”,由此可見中小金融機構風險化解的重要性和緊迫性。


此后的十月底,五年一度的中央金融工作會議在北京召開。會議通稿中也提到“要全面加強金融監管,有效防范化解金融風險,及時處置中小金融機構風險?!奔皶r處置四個字,也預示著今后一個時期,對于以信托等為代表金融機構風險處置的提速。


此外,關于防范化解金融風險,中央金融工作會議提出了兩個原則:


一是把把握好權和責的關系,健全權責一致、激勵約束相容的風險處置責任機制;把握好快和穩的關系,在穩定大局的前提下把握時度效,扎實穩妥化解風險,堅決懲治違法犯罪和腐敗行為,嚴防道德風險。


12月11日-12日,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在北京舉行。會議再提持續有效防范化解重點領域風險:“要統籌化解房地產、地方債務、中小金融機構等風險,嚴厲打擊非法金融活動,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p>


從二十大到2023年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羅列和總結一長段內容的根本目的,旨在呈現這樣一個事實。


即中央和監管對于以中小銀行、信托和保險等金融機構的風險防范和化解工作的思路和原則是十分明確且一以貫之的。


從上述引用中可以得到一些基本的原則和表述:統籌做好、穩步推進、及時處置、權責一致、激勵約束相容、穩中把握時效,扎實穩妥。


四川信托的風險化解方案,正是在這樣的宏觀背景和政策導向之下出臺的,是中央金融工作會議之后,地方高風險信托機構風險處置和化解第一案,所以其標桿、示范意義也就不言而喻。


二、安信信托和四川信托事件回顧


安信信托


2019年以來,安信信托就不斷出現產品違約和延期兌付,到2020年,安信信托風險前面爆發并且出現巨額虧損,根本原因在于實控人高天國和高管聯合掏空安信信托。


來自財新記者的報道顯示,從2019年下半年以來,畢馬威,普華永道等會計事務所均對安信信托進行了審計。而且相關方還組成了一個安信重組工作組,到安信的每個項目現場進行了盡調,并摸排了融資項目資金的實際控制情況。


截止到2020年6月末,安信受托管理資產規模近2000億元,其中主動管理信托約1500元,而不良資產金額數量大概在700~800億之間。而經過四輪中介機構的輪番審計,安信信托的窟窿大概在500億左右。這500億的窟窿大坑,也是阻擋安信重組進展的最關鍵因素。


此前,安信信托公告了四大重組方,為上海國盛、上海電氣集團、滬農商行和上海機場組成的國資方。而此前參與盡調的廣州金控和中銀國際,最后退出了對安信的重組。6月,原安信之王高天國因違法放貸罪被拘捕,后因身體原因被保釋了,其本人于2022年清明前后去世,這是后話。


2020年6月,銀保監會介入,處理安信信托的風險處置工作。上海銀保監局披露了安信信托存在的5項違規行為并且附上了對應的項目:


1.承諾信托財產不受損失或保證最低收益;


2.違規將信托財產挪用于非信托目的的用途;


3.推介部分信托計劃未充分提示風險;


4.違規開展非標準化資金池等具有影子銀行特征的業務;


5.未真實、準確、完整的披露信息。


此后由上海電氣集團組成的工作組進駐安信信托,開始了資產盤查等工作。與此同時,安信信托投資人也開啟了一場浩浩蕩蕩可歌可泣的維權之旅。多方努力之下,2021年7月,經中央批準,安信信托重組方案終于得以公之于眾。


據不完全統計,安信累計公布了四十多個文件,也揭開了安信信托重組序幕。但是依舊沒有看到實質性的風險化解方案,尤其是備受關注的自然人兌付方案。所以部分投資人繼續努力,最終趕在年底之前出臺方案,伴隨著的是原上海銀保監局局長韓的落馬。


四川信托


早在2019年,彼時四川信托TOT產品發行可謂是如火如荼,中間曾有業內人士質疑產品的可持續性和其中存在的貓膩,無一例外都被公關掉。


2020年,隨著杭鍋股份的一紙公告,揭開了四川信托TOT的真相,標志著四川信托全面暴雷。隨后川信的一份公告表示“受全球經濟下行、新冠肺炎疫情及停發TOT(信托中的信托)信托產品的影響,部分融資企業到期不能按時歸還信托資金,導致部分信托產品未能按期分配?!?/p>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TOT產品暴雷的背后,是四川信托多年的騷操作。還有諸多違法違規事實,監管層對其進行敲打,奈何相關股東拒不執行。


之后四川監管對宏達集團、宏達股份、四川濠吉食品、匯源集團采取監管強制措施,也派駐了管控組。隨后是信托業有史以來開出的最大罰單,合計罰款3490萬元,并對實控人劉滄龍在內的15人實施禁業、警告等行政處罰,處罰金額共計672萬元。


2021年6月,劉滄龍被成都市公安局采取刑事拘留措施。11月,其他相關人士被逮捕或取保候審。畢馬威于2020便入駐川信開展盡調工作,由于其報告數據與川信認可之間差距較大,暴雷之后,被抵押的大廈、宏信證券的股權以及增資擴股,最后不了了之。


2023年,川信連發三篇關于風險處置工作的通告。被投資人視為文字游戲,但是通過字里行間的信息并結合動態,筆者已經判斷出處置方案的形成。


又是一個12月25日,川信方案在歷經三年,帶給投資人持久痛苦之后,終于公之于眾。


三、化險方案對比


結合安信信托和四川信托兩個風險化解方案,同時為了便于比較,加上新時代信托,得到下表: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該表來自于圈內人的整理,從上述三家信托公司的風險處置和化解來看。安信信托和四川信托,在諸多方面具有諸多相似之處,而新時代信托作為中央層面出手化險的案例,與前家具有顯著的不同。


華融信托和新華信托同樣如此,其中新華信托直接走向破產重整,華融信托最后直接被信?;鹗召?,目前已經開始招兵買馬。


總結下來就是:中央層面處置高風險信托機構,主打就是一個簡單粗暴高效;地方層面處置高風險信托機構,則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靈活性以及“市場化、法制化”原則。


四、模式和思考


通過安信信托和四川信托化險方案,大概可以總結出地方高風險信托機構化解思路:即建立以地方國資為重組(重整)方,以關聯第三方為信托收益權收購主體的,與購買信托金額掛鉤的梯度折扣兌付。


重組方


從重組方來看,安信為上海電氣控股、上海機場、上海國盛和上海國機集團,信托基金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加上上海維安,組成了實控人上海砥安投資;川信目前尚不清楚最終的重組方究竟有幾家公司,從天府春曉的股東來看,目前可以肯定的事蜀道集團以及成都興青羊建設投資有限公司(實控人為青羊區國資局)。


至于是否會有信?;鸷退拇ń鹂?,目前沒有任何消息。信?;鹨呀泤⑴c到了華融信托和安信信托的重組當中,是否會介入依舊是個未知數,而四川金控很早筆者有過分析。打開四川金控官方的簡介中,這樣一段話至今記憶猶新:


力爭用3年左右時間實現四川金控集團持牌經營,到2025年末建成以銀行、保險、證券、信托、基金等金融機構和資管、增信、融資擔保等類金融機構協同發展、兩翼齊飛的綜合金融服務平臺,成為中西部乃至全國金融行業有重要影響力的金控標桿。


在四川信托重整完成之后會否進入?不得而知,一切只能是推測。


關聯第三方


安信信托收益權收購主體為上海維安,注冊資本一千萬,至今查不到實繳資本,股東為四個上海國資和信?;?。對于這家當初收購信托受益權的主體,很多人質疑其支付能力。后來的結果證明,并沒有任何問題。


四川信托收益權收購主體為天府春曉,注冊資本僅為一百萬,注冊時間為23年12月19日,股東僅有蜀道和興蜀青這兩家。后續估計會和前兩天共同組成未來川信的大股東?至于支付能力,對比安信就能推斷出沒有問題。


第三方收購信托收益權的作用,就是將信托與投資人的信托關系,轉換成第三方與投資人的法律關系(如何描述請專業人士指點)。


這樣一來能夠為信托公司減負,對于不簽署收益權轉讓的人,其與信托公司之間的關系不會解除。后續可以繼續采取上訴、索賠等一系列行動,簽署了合同的則面對的事第三方,不在于信托公司有任何關系。


轉讓標的和兌付方式


三家信托公司,針對信托收益權的轉讓,都是不分項目、不按底層回款、所有項目統一簽署。而且在轉讓的時候,都是一次性轉讓信托合同項下對應的全部信托受益權,不接受信托收益權的部分轉讓,不接受有保留或附條件的轉讓。


不按底層,統一轉讓,這也就是廣為投資人詬病的“一刀切”。


事務都是兩面性,“一刀切”是常見的一種處理事情的方式。好處是高效便捷,簡單粗暴;壞處是沒有考慮到差異性,頗有一種以豐補歉的味道在里面。


具體到信托機構的化險,同樣如此。尤其是地方高風險信托機構而言,總體的思路是壓實地方責任,地方承擔著化險主體責任,換而言之已經是進入到了考核指標當中。而以年為單位的考核制度,決定了地方一定是采取高效的處置方式。統一轉讓,部分項目和底層,設置簽約的時效獎勵,所有這些做法都是為了盡快推動方案的快速通過,完成上級的考核任務和目標。


從這個角度來看,“一刀切”的做法具有合理性。但是投資人角度來看,這樣的做法就是一種大鍋飯的做法,顯失公平。川信TOT產品分幾個系列,有些系列已經有一些回款,還有的確實回款甚少。實際操作中,沒有根據不同系列而是將整個TOT視為一個池子,最后按照階梯方案進行兌付。


安信信托同樣是這樣,不過不同的地方在于,所有涉及違法違規項目都已經公之于眾。對于沒有簽署轉讓合同的投資人,堅持通過訴訟加底層回款的方式,有一個項目實現了順利退出。其原因在于,安信信托許多項目底層是一一對應的,當然也有部分屬于違規挪用。


對于投資人而言,關注的是自身項目的回款,畢竟這事關個人利益;對于地方而言,關注的整體機構的化險和其他方面;關注點的不同,導致訴求的不同。


具體而言,個人投資者希望盡快拿到賠償,重整方希望企業恢復經營,地方政府需要社會穩定并保全金融牌照于當地,監管部門的職責在于懲前毖后,維護市場清明,而法院的職責是維護公平公正。眾多訴求的交織中,要找到最佳路徑,實現多方滿意的結果,極為不易。


利息扣除、兌付比例等


此次川信兌付方案中,另一個爭議比較大的就是利息扣除情況和大額投資人的比例問題。因為有安信作為參考,所以引發不滿。兩家信托機構中,均有不接受方案而執意走訴訟程序的人。


安信與川信在比例上的差異。歸根到底還是支付能力的問題,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1.上市公司與否,安信作為上交所唯一一家上市的信托公司,本身具有稀缺性。上市公司也保證了后續公開市場再融資或定向融資的可能性,這一點是未上市的四川信托所無法比擬的,即使是信托牌照價值縮水的今天;


2.底層資產的優劣,安信信托可以說是好壞摻半,而川信TOT,就如當年某位理財經理所說的,許多底層近乎空氣和垃圾;


3.地域問題,安信位于國際金融中心的上海,川信位于區域金融中心的成都,兩地的實力懸殊。另外安信的重組方中有四家上海國資,每家都擁有不俗的實力且有信?;鸬募映?;而川信這邊主要依靠蜀道集團以及青羊區的平臺;


4.時間問題。安信化險的時間在2021年,川信則在2023年,兩年的時間,宏觀經濟、資產價格以及面臨的內外部環境出現了巨大的變化。


最受關注的梯度兌付,對于小額投資人相對友好,對于大額投資人則是不太友好。按照官方說法,是兼顧小額投資人以及其他原則下,綜合考慮的方案。


五、川信何去何從?


作為地方高風險信托機構,四川信托和安信信托化險在諸多方面存在著相似之處,但在某些方面卻存在較大的差別。一個是股權重組,一個是破產重整。


一字之差,天壤之別。


來自信托百老匯的報道,已經說得十分清晰。四川信托破產重整,意味著過去幾年相關部門尋求股權重組的嘗試可能已經無果。兩年,四川信托聯合工作組一方面在清收,一邊在盤存。奈何窟窿太大,爛賬太多,引戰工作進展緩慢。


金融機構的破產重整是讓企業獲得新生的機會,程序必然復雜。涉及到許多部分以及機構,《企業破產法》針對金融機構破產沒有特別規定,所以四川信托的破產重整,從完善法律法規的完善和探索來看非常有意義。


四川信托作為首家破產重整的信托,在這一破產重整中,信托財產怎么處理?委托人該怎么辦?受益人利益如何保護?一系列問題考驗著重整管理人的能力,當然這些問題的回答和交出的答卷,將能有效填補相關領域的空白,對于國家金融穩定以及投資人的利益保護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四川信托只是高風險金融機構處置的一個代表,但作為第一家需要走破產重整程序的信托公司,其法律層面的意義更加豐富,當然所需要的時間更久。24年川信或許能最終完成重整,業務重啟或者需要更長的時間。


但毫無疑問的是,相比較于安信信托而言,四川信托的路徑相對更加復雜難料,中間必然出現大量“無人區的操作”,諸多探索和實踐都屬于首例,若是最后順利通過破產重整實現開張,其對現有法律法規的意義不言而喻。


寫在最后


在國家金融監管總局2024年的工作部署上來看,其中很重要的一條就是全力推進中小金融機構的改革化險工作,從加快到全力推進,其中的信號已經十分明顯。


從其他家動態來看,確實也透露了些許信號。比如雪松信托已經公開招標清產核資項目,華信信托也傳出來新的消息,還有一些機構也陸陸續續出現了不一樣的動態,那么或許可以預測,2024年會有更多家高風險信托機構出具風險化解方案。


在中央一以貫之的精神基礎上,在國家金融監管總局的表態上,相信2024年會有更多中小金融機構改革化險工作取得實質性進展,屆時將貢獻一批案例,也將有效填補相關領域的空白。更多陷入困境的投資人,也將在階梯兌付方案下上岸,盡管這與投資人的訴求存在相當的差異。


一個宏大的課題,一點點思考,存在錯誤或者不對之處,請各位專業人士和大佬不吝指教。


作者:
來源:資 管 裕 道 人

責任編輯:liuyj

研究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新書推薦更多
研究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會議培訓更多
研究頻道子頁-會議培訓下方左研究頻道子頁-會議培訓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