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信托的價值和妥協

時間:2024/02/07 10:48:16用益信托網

家庭信托是三分類之后新興的民事信托業務形態。由于目前境內的民事信托業務依然是以金融機構為主導的業務模式,所以監管機構對于民事信托業務的分類和定義,對于境內民事信托來說是極為重要的,三分類確實大大擴展了境內民事信托業務的邊界,當然也是一副新的枷鎖。


家庭信托的價值


從價值來看,毋庸置疑的是,100萬的設立門檻較之家族信托業務大大降低了。使得更多經濟條件沒有那么優渥的家庭可以享受到信托結構本身的功能和價值,家庭信托就是民事信托的一種,并不會因為設立門檻的降低,而使得功能上打了折扣。在法律上,家庭信托和家族信托也并沒有本質的區別,可以說是完全相同的東西。而在監管層面的定義和明確,使得金融機構有了開展100萬門檻民事信托業務的底氣和動力。


而監管機構將家庭信托的投資范圍限制在“標的為標準化債權類資產和上市交易股票的公募資產管理產品或者信托計劃”可能也不能全然算是一種壞事。至少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雖然市場上權益類產品大部分可能也在虧損,但很少出現部分非標產品血本無歸的情況。從投資風險來看,標準化債權類資產和上市交易股票的公募資產管理產品或者信托計劃確實安全性還是較高的。對于缺乏投資經驗的普通人來說,可能這種限制反過來也是一種保護。


家庭信托的妥協


所以總的來說,家庭信托是一種很美好的暢想。往小了說可以解決更多人的實際需求,往大了說,確實也是境內民事信托業務的一次進步。但要注意的是,三分類中的家庭信托其實并不等同于金融機構的家庭信托業務。因為家庭信托從監管文件的理論層面,到金融機構的實踐層面,最終到一種可以推廣和復刻的成熟業務模式。其中必然是會出現無數的問題和妥協的。


影響最大的矛盾可能就在于,100萬的門檻,意味著更低的營收,但是卻可能出現更大的單量,也就是更高的管理成本。這就導致了,對于信托機構,可能家庭信托做的越多就虧得越多。目前看來家庭信托業務在信托端的費率,大部分甚至也是低于家族信托。要解決這一矛盾,可以預見的方案就一目了然了,就是降低管理成本,手段就是使用系統替代人力,這也確實是目前很多信托機構選擇的途徑。但這也造成了,客觀上家庭信托業務在投資、分配以及變更等方面必須變得更為標準化,才能適應系統化的管理。即使目前暫時在家庭信托業務上手工作業的信托機構,為了提高單個員工所能管理的單量,也不可能放任家庭信托出現家族信托的任意性,即使家族信托的任意性本身就不算高,更為嚴苛的標準化依然是唯一的出路。


靈活性上的妥協


這種妥協對于靈活性的影響是最為直觀的。標準化后的家庭信托必然不可能再實現復雜的個性化信托設計。以分配為例,標準化的家庭信托分配的起止可能會被限制于某兩個時點之間,這個時點可能是具體的日期也可能是委托人死亡等標志性事件。甚至由于委托人是否死亡涉及到需要具體人工進行形式審查,所以這類事件類型的時間點設置可能都會被排除在標準化的設計之外。而在分配頻率上,系統的引入可能可以實現更高密度的分配頻率,但相應的,具體分配的方式一定需要在某種規律之下,可以被系統所理解和識別,同時需要排除委托人以外自然人意志的介入。而在投資上,標準化的家庭信托所能投資的產品范圍必然是存在限制的,不可能任由委托人無限制的選擇。信托的變更其實也面對的類似的情況。歸根到底,標準化的家庭信托,就是將所有可能由系統無法獨立判斷的因素從信托的設計階段就排除出去,從而通過一個計算機程序實現受托人的全部功能。這樣的結果一方面是節約了人力,另一方面其實也極大的降低了人工管理可能造成的錯誤風險。


當然這樣的標準化,并不代表家庭信托喪失了價值。事實上對于大部分家庭來說,這樣的標準化功能就已經足夠使用,足夠解決大部分的個人需求了。甚至由于使用系統替代了人力,反而提升了受托人工作的效率和準確性。


獨立性上的妥協


而標準化造成的最嚴重的問題可能在于信托的獨立性上。當然,并不是說標準化的家庭信托獨立性一定會存在問題。這里信托的獨立性其實還是與信托本身的設計是有關聯的,即使這種信托設計本身是標準化的。受托人實際對于信托的管理是通過系統而非是人力,這并不代表會對信托的獨立性產生影響,更不能說明這個信托就是消極信托。


但是系統的使用往往會帶來一種情況,就是過分的減少了受托人在信托管理過程中的主觀性。例如,將信托的投資完全交給委托人自行選擇,委托人可以自行在系統中買入或賣出產品,與在個人網銀上操作無異。同時委托人又可以在系統上任意更改分配方式以及受益人。甚至部分產品設計中,信托成立五年后委托人可以任意終止信托。如果對這些權利都不加限制的話,可能就會出現委托人實際保留了財產所有權的情況而導致信托獨立性的喪失,或者使得家庭信托直接成為消極信托。當然這一問題在家族信托中并非沒有,不過在家庭信托系統化的情況下,更加抹去了受托人的存在痕跡和作用,導致這一問題更為明顯和突出了。


客觀來說,系統化的家庭信托,更像是給委托人提供了一個由其自己管理的信托賬戶。即使境外存在類似的托坦信托(totten trusts)的設計,但在信托的獨立性,甚至這種業務模式是否可以看作信托上,同樣存在極大的理論爭議。更不要說,在我國暫時缺少具體的法律規定和判例了,不過這種缺少并不必然導向不利的結果,相反可能帶來有利的情況。但對于家庭信托隔離功能的宣傳,或許需要結合產品實際的設計三思而后行。特別在小額的家庭信托較之家族信托更容易引起訴訟的情況下,可能我們需要考慮的就不單單是業務成本的問題了。


總結


所以家庭信托業務,在目前境內民事信托業務的大環境下,有其價值,亦有其妥協的一面。不過還是可以看到,家庭信托帶來了信托走入尋常百姓日常生活的希望,這帶來的意義是無論如何不能抹除和否認的。


作者:唐 潮
來源:最 邇

責任編輯:liuyj

研究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新書推薦更多
研究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會議培訓更多
研究頻道子頁-會議培訓下方左研究頻道子頁-會議培訓下方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