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怎么拯救你,做不出收益的標品信托

時間:2024/02/05 14:06:02用益信托網

信托公司轉型標品,算下來已經有好幾個年頭了。權益板塊暫且不論,單是債券板塊,做得相對大的信托公司把規模干到了大幾百甚至上千億,做成產品貨架上的特色甚至是主力軍;“后進生”們至少也已經把產品掛上架,拿點高評級債券,至少別讓貨架顯得那么空。


但是,雖然轉型標債投資,拿的基本都是城投債,采用的大多是持有到期策略,中間很少換手,所以論起來投資邏輯和原來的傳統政信業務沒啥實際區別,畢竟“信仰”還在,看區域、看主體層級、看評級,激進派多拿點區縣級城投債,保守派就多拿點高層級主體,不管是山東、江浙還是成渝,做好主體盡調就萬事大吉,回報往往也不會太低。


但是,到了2024年,事情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


隨著城投債票息大幅收窄,好的城投債一票難求,再加上城投端信用風險陸續暴露,信托公司似乎已經失去了過往賴以維持標品信托產品高回報的訣竅。募資端成本壓不下來,想要維持標品高收益,對于信托公司來說,已然是難上加難。


該怎么拯救你,做不出收益的標品信托?


城投債好票難求


好的城投債標的越來越難搶了。


什么是“好”的券種?對于信托公司來說,無非是主體信用等級高、票面利率高、交易頻次高。但在地方政府大力推進壓降城投融資成本的背景下,想找主體信用等級高的個券不難,想找交易頻次高的也不難,但想找信用水平又高、票面利率又高的個券,就非常難了。


從2023年10月以來,一攬子化債政策和特殊再融資債券改變了城投公司的發展路徑,為城投債注入了新的信仰加持,也讓更多的資管機構感受到了“最后的榮光”,紛紛入場搶購,大量城投企業發行的新債出現認購倍數暴漲,2023年11月天津城建發行的新債認購倍數達到74.08倍,2024年1月江油城投發行的私募債直接拿到了超百倍認購,4億募資需求引來了近500億元的資金,每個有效戶最終平均僅能認購400萬。


與超額認購一起出現的情況是,城投債的發行利率也出現了大幅度降低。由于出現超額認購,近期部分熱門城投債票息直接壓降至區間下限,數十只含權信用債下調票面利率,調整基點最大超過了500個BP。更離譜的是,蘇北一家AA區縣城投直接將票面利率調整到1%,仍然還有1.7億元資金未回售。姑且不論是不是投資人忘記了操作,但城投債尤其是優質城投債票息大幅下降,已然是不爭的事實。


image.png


與瘋搶城投債同時出現的,則是城投公司信用風險案例陸續曝出,多地AA+甚至AAA主體出現逾期問題,部分網紅區域城投公司逾期甚至逼得投資人上門拉橫幅,一眾銀行、信托公司、租賃公司紛紛中招,城投公司的債務化解和風險化解工作仍然艱巨。


高收益債的邏輯


對于信托公司來說,一方面要面對投資端收益下行、風險頻發,另一方面也要面對來自募集端短時間內難以大幅壓降下來的融資成本。拿著4.5的資金成本,再加上各種費用和債券違約風險溢價,再去投票息低的城投債,這賬怎么也算不過來。


那么,上哪里去找高回報呢?


于是,部分信托公司陸續盯上了高收益債板塊。沒辦法,負債端成本擺在這里,不搞點高收益債券,不可能把業績曲線做好。


高收益債包含發行利率本身就很高以及票面利率較低但因各種事件導致債券價格大幅下跌兩種,產生的原因一般包括宏觀原因、行業原因、事件錯殺和自身原因四個類別。對應到發行主體上,主要包括成長期企業、短期困境企業、高負債企業、并購類企業等等。


與傳統的債券投資模式不同,困境高收益債的投資往往基于對發債主體及所在行業的認知,針對目標債券因行業發展、主體事件等因素而出現的大幅價格波動進行低買高賣,在充分把控風險的基礎上,獲取遠高于正常債券投資所收獲的投資收益。


在高收益債市場中,發行主體又以城投和房地產居多。以票面利率或到期收益率不低于8%的信用類債券界定高收益債,截至2023年底,二級市場存續高收益債以產業債為主,占比達到86.14%,而其中房地產類高收益債的規模達到2290億元;城投債占比則為13.86%。


近年來,房企債券受大環境影響較敏感,一些穩健型房企本身經營仍算穩健,事件錯殺類高收益債往往能在短期內價格回復正常。高評級城投債也陸續出現信用修復,存在較大的價格波動。如果能在合適的時機完成債券買賣,超額收益非??捎^。


而房地產和城投兩大市場,又恰恰是信托公司過去這十多年來持續深耕的領域,尤其是在民營房企和低信用等級城投公司領域擁有充足的信息資源優勢。


所以,部分信托公司希望在市場震蕩的時期里,通過尋找一些雖然評級比較低但主體經營還算穩健的券種,或者本身信用水平還不錯、但因為各種原因導致債券價格受到沖擊的個券,城投債也好、產業債也罷,只要做好深度跟蹤,總歸能做到風險基本可控。


image.png


image.png


高收益債的投資難點還有很多


對于信托公司來說,雖然高收益債市場的投資空間相對可觀,但畢竟屬于“垃圾桶里拾金子”的生意,能撿到最好,撿不到的話一不小心還可能沾一手泥。


第一是投研難。與傳統信用債不同,高收益債的研究更強調獲得信息差和認知差以確定標的“以什么價格買入”,基本只覆蓋弱資質主體,債券價格不連續,暴漲暴跌情況時有發生,且許多債券在大幅折價后會調整交易方式,導致缺少合適的成交數據作為準繩。因此,高收益債投資更強調深度持續跟蹤,這對于信托公司來說是個不小的挑戰。


第二是交易難。高收益債的行業和市場范圍非常廣,需要投資機構具有跨市場、跨行業的債券覆蓋面,且高收益債價格波動較一般債券更加劇烈,需要投資機構快速抓住業務機會,完成個券交易。


第三是募資難。對于信托公司來說,雖然有攤余成本法等估值利器,但畢竟高收益債價格波動幅度劇烈,在凈值化背景下,負債端對回撤的容忍度下降,面臨更高的估值風險和贖回壓力,動不動搞個大規模贖回那就說不過去了。


第四是處置難。高收益債在相當多的場景下會出現逾期兌付甚至不兌付的情況,需要信托公司通過各種處置手段實現資金的回收。前期傳統融資類項目密集暴雷,已經讓信托公司背上了沉重的不良資產處置包袱,如果再疊加違約債券的處置,無異于雪上加霜。


無論如何,信托圍獵高收益債,都不算是一個穩健的戰略選擇。前期已有部分以此類業務為特色的銀行和證券公司陸續退出高收益債市場,還有部分機構因為此類業務帶來了后續一系列的問題。但是,說到底,信托公司當下還有啥業務算得上相對穩健的戰略選擇?非標、標債、權益還是服務?恐怕都談不上穩健。


如果真的想做好這類業務,在投研交、資金募集和后端處置等方面做好了充足的能力儲備,信息端和資源端也做好了足夠的業務儲備,那就放手去做,在信用債違約相對高發的時代,這可能是一個彎道超車的機會。


作者:s p i n s e y
來源:資 管 云

責任編輯:liuyj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