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信托公司參與資產證券化業務年度回顧

時間:2024/01/26 11:10:45用益信托網

為了更好滿足市場需求,適應監管導向,促進信托業回歸本源,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信托行業持續深入推進轉型發展,近幾年信托公司參與資產證券化業務實現快速發展。2022年受疫情復雜多變形勢的影響,信托公司參與資產證券化的數量和規模出現了短暫的回調,但整體展業熱情依舊高漲,2023年信托業務三分類正式發布,信托公司參與資產證券化產品發行數量實現反轉。


一、信托公司參與資產證券化業務情況


(一)總體概況


信托公司參與資產證券化業務規模近兩年出現明顯的回調。根據CNABS數據統計,截至2023年12月31日,信托公司參與發行的資產證券化業務占市場總發行規模的43.95%,其中企業資產證券化業務占比8.21%。資產證券化是信托公司的本源業務,在信托公司回歸本源,服務實體經濟發展的力度不斷加大、政策持續發力的大背景下,資產證券化市場也將迎來廣闊的發展空間。


2023年全市場信托公司參與的資產證券化產品共發行782單,規模8244.88億元,其中信貸ABS發行201單,3495.7億元;ABN發行337單,3209.69億元;企業ABS發行244單,1539.49億元。不同業務類型的發行規模較2022年相比漲跌互現,其中,企業ABS的發行規模較去年同期增長5.91%,而信貸ABS和ABN的發行規模與去年同期相比分別下降1.72%和30.46%。


image.png


(二)主流業務模式及產品規模


各大業務模式均衡發展。從業務規模來看,近年來,信托公司越來越傾向于通過發行信貸ABS之外的其他方式參與資產證券化業務,其中,ABN的發行規模占比在近些年出現顯著提升,已經逐漸呈現出信貸ABS和ABN平分秋色的局面。出于業務轉型升級的需要,信托公司參與資產證券化的業務模式逐漸朝著均衡化的方向發展,不再過分依賴于信貸資產證券化業務。


產品平均規模不斷縮小。早些年,信托公司參與的資產證券化產品發行數量和規模均不斷上漲,這一趨勢一直延續到2021年;近兩年出現了一定的反轉。但是,在上述不同的時間段,信托公司參與的資產證券化產品的發行規模較發行數量而言均呈現出跌多漲少的態勢,這意味著資產證券化產品發行的平均規模不斷壓縮,信托公司參與的資產證券化產品發行朝著精細化的方向發展。


在信貸ABS業務中,信托公司都以發行人的身份參與其中;企業ABS業務中,信托公司都以原始權益人的身份參與其中(信托公司將其管理的優質資產進行證券化);而在ABN業務中,信托公司主要作為發行人參與其中,此外,在極少部分ABN業務當中,原始權益人和發行人由不同信托公司擔任。2023年信托公司作為發行人參與的ABN業務規模為3204.69億元,其中,發行人和原始權益人均為信托公司的ABN業務規模為5億元。


資產證券化業務的行業集中效應明顯。華能貴誠信托有限公司、建信信托有限責任公司、上海國際信托有限公司、中航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和中國對外經濟貿易信托有限公司五家信托公司的各類資產證券化業務發行規模合計占全行業總規模的一半以上。其中,華能貴誠信托有限責任公司的當年發行規模已接近一千億元。


(三)具體情況統計


1、從機構角度看


華能貴誠信托在參與單數和發行規模兩方面領跑。2023年共39家信托公司參與資產證券化業務,相較于去年持平;其中華能貴誠信托參與單數最多、規模也最大,共119單,規模883.37億元。在僅作為發行人參與資產證券化的業務中,華能貴誠信托和建信信托排名居前,其中僅作為發行人,華能貴誠信托參與64單,建信信托參與的發行規模為882.42億元。


(1)信貸資產證券化


2023年共19家信托公司參與信貸ABS業務,相對集中在頭部的幾家企業,排名前三的公司所發行規模占該類型業務的60%。最大發行方建信信托發行39單,規模834.52億元;其次為上海國際信托發行23單,規模762.76億元;規模排名第三的為對外經貿信托,508.01億元,共發行12單。


image.png


(2)資產支持票據


2023年共36家信托公司參與ABN業務,在參與業務發行量和業務規模兩方面分別由華能貴誠信托和百瑞信托領跑。其中,華能貴誠信托有限公司共發行46單,百瑞信托有限責任公司共發行635.45億元。參與ABN業務規模排名第二的為華能貴誠信托,規模457.18億元;其次華潤深國投信托規模237.17億元,共25單。


值得一提的是,在基礎資產為小微貸款的“2023年度惠澄第一期定向資產支持票據”中,國投泰康信托作為原始權益人發起了該ABN業務,但是該產品由上海國際信托有限公司發行,實現了資產證券化全鏈條業務的有效合作。


image.png


(3)企業資產證券化


2023年共11家信托公司參與企業ABS業務,其中作為原始權益人參與的有11家信托公司,中航信托發行量最大,共85單,規模594.27億元。華能貴誠信托排名第二,共55單,293.46億元;其次對外經貿信托規模250.20億元,共48單。


image.png


2、從基礎資產角度看


據CNABS數據顯示,2023年信托公司參與的資產證券化業務中,基礎資產類型主要包括個人消費金融、供應鏈、個人汽車貸款、小微貸款、保理融資、CMBS/CMBN等20項,其中個人汽車貸款、融資租賃、應收賬款、個人消費金融、微小企業貸款規模排名靠前,分別占比21.83%、10.18%、9.70%、9.45%、9.09%。


image.png


信貸ABS業務中的基礎資產主要為不良資產重組和個人汽車貸款,不良資產重組的業務單數占比達59%,但由于平均每單規模較小,規模占比僅14%。反觀基礎資產為個人汽車貸款的信貸ABS業務,占比19%的業務單數,發行規模卻占據了信貸ABS發行規模的半壁江山,規模占比高達52%。其中,上海國際信托發行規模最大,達730.56億元,占該類別總規模的40.59%。由上海國際信托發行的“盛世融迪2023年第三期個人汽車抵押貸款綠色資產支持證券”以及中糧信托發行的“融騰2023年第一、二、四期個人汽車抵押貸款資產支持證券”單筆發行規模均高達100億元,為目前市場上最大規模的個人汽車貸款。


image.png


ABN業務的基礎資產相對更為豐富,除去部分基礎資產未分類的業務,其余業務的基礎資產主要為供應鏈,融資租賃和應收賬款,其中供應鏈主要為地產供應鏈。以供應鏈為基礎資產的ABN業務中,華能貴誠信托參與的業務單數最多,規模最大,16筆,121.2億元,占該類別總規模的23.17%。以融資租賃為基礎資產的ABN業務規模最大,達到839.65億元,占比高達26%;其中,華潤深國投信托的規模最大,為111.13億元。


image.png


企業ABS的基礎資產主要為小微貸款和個人消費金融。企業ABS業務中,信托公司都以原始權益人的身份參與其中。其中,以小微貸款為基礎資產的企業ABS業務單數最多,共計120單,占比49%,華能貴誠信托參與43單;信托公司參與的以個人消費金融為基礎資產的企業ABS業務規模最大,規模共計759.22億元,占比49%。中航信托作為原始權益人參與的企業ABS業務規模594.27億元,占比為36.65%,其次華能貴誠信托參與規模293.46億元。


二、信托公司資產證券化業務發展困局


資產證券化業務競爭不斷加劇,信托公司做資產證券化業務,之前面臨的更多是內卷的問題,而卷到現在,更大的問題則是政策空間和市場需求的阻滯。當前,除了保規模、保利潤的現實壓力外,信托公司開展資產證券化業務還面臨著來自市場、來自行業和自身的各種問題:


(一)底層資產難以尋找


2023年以來,信托公司資產證券化業務的問題不僅僅來自同行血拼費率,更大的問題則來自底層資產的供給不足。一方面是企業貸款利率比較低,企業貸款對證券化融資形成了一定的替代作用;另一方面地產、城投融資結構面臨結構性調整,對應的供應鏈資產證券化需求也面臨縮水的境遇。如果說在激烈的內卷中搶不到規模,那可能是整體實力的原因;但如果普遍找不到底層資產,那就不是一家機構能解決的問題了。


(二)能力要求越來越高


資產證券化市場的馬太效應非常嚴重,二八定律相當明顯。往往20%的頭部機構發行規模占比在80%以上。再加上隨著整體市場需求有下降趨勢,除了血拼費率以外,服務能力則是更重要的判斷依據。信托公司在開展此類業務的時候不能只關注SPV本源業務,還需要打通前端和后端的業務鏈條,將整個資產證券化業務的生命周期進行串聯。既然是服務信托,那么服務能力必然是業務的核心,高質量的服務將是取得競爭優勢的不二法門。而良好的運營是提升服務能力的基礎、有效的業務銜接和系統接口的優化是提高服務質量的保障。


(三)來自監管的現實壓力


一方面,雖然監管不再提壓降融資類規模的問題,但底層信貸類資產畢竟需要占用融資類額度,而融資類業務能不能干、能干多少的問題,至今還沒有明確的監管依據;另一方面,從監管部門下發的指導口徑來看,監管再次強調了資產證券化服務信托的認定邊界,以往“設立財產權信托+拆分轉讓信托受益權”這種典型的非標私募投行類業務直接強調不能歸入資產證券化服務信托范疇,資產證券化業務被限定在嚴格的邊界中。而企業資產證券化的承銷資質遲遲沒給信托公司放開也制約了業務的延展空間。


三、信托公司資產證券化業務發展建議


“回歸信托本源,堅守受托人定位”是信托業轉型發展的主旋律,資產證券化業務因兼具“服務信托”和“標品信托”兩大標簽,成為信托公司業務轉型的重點方向之一。由于業務模式成熟、先發優勢突出,資產證券化業務更加受到信托公司的重視與青睞,行業競爭激烈。面對激烈的競爭,信托公司可從以下四個方面發力,打造資產證券化業務硬實力。


(一)不斷延伸價值鏈條


通過開展資產形成—受托服務—承銷—投資的全鏈條服務,以市場需求為導向,滿足客戶需求為目標,打造差異化競爭優勢,促使規模效應向盈利效應轉變。推動業務轉型升級,實現業務多元化發展,從單一的特定目的載體發行環節拓展到整個資產證券化業務鏈條,進一步豐富信托公司的功能角色——從單一的資產證券化受托管理人轉變為原始權益人和證券投資人。


(二)強化風險管理能力


資產證券化產品的資產信用逐漸替代主體信用,成為市場關注的重點。在此背景下,信托公司應具備相應的產業投研能力、風險評估能力,加強對相關產業政策的研判,深入對產業發展周期的識別。2023年中國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發布新版業務規則和指引,明確要求信托公司加強資產證券化業務存續期管理。為了適應更新的管理職責,信托公司需要明確業務部門和運營管理部門的職責,構建內部防火墻,筑牢合規展業根基。


(三)加強對底層資產的掌控


信托公司通過先期資金投放,創造并孵化底層資產,從而把握主動權,為后續資產證券化產品的發行與退出做好銜接。隨著科技創新和互聯網金融的高速發展,市場需求更加多元化,傳統的信貸資產已難以滿足信托公司資產證券化業務發展的需要,而符合存量資產盤活政策導向的基礎資產是增量業務的重要資產來源。隨著科技創新以及綠色經濟、數字經濟的發展,一些新的資產形態或有望形成,需要提前關注。


(四)強化科技、人才支撐能力


資產證券化業務對操作的及時性和準確性要求較高,業務達到一定規模后,需要信息系統做支撐。根據行業內業務領先的信托公司的經驗,專業化的業務團隊有利于開拓客戶,跟蹤市場行情,開展交易結構設計等技術性工作,整合前、中、后臺業務資源,推動資產證券化業務發展。此外,在互聯網金融快速發展的背景下,各行各業紛紛借助互聯網創新營銷模式。當前,互聯網在信托業的運用和普及程度遠低于銀行、保險等其他金融機構,互聯網科技的迅速發展為信托公司開展資產證券化業務提供了新的途徑。一方面,互聯網帶動了行業以及市場的互聯和共享,投資者對于資產證券化產品的了解更加深入,產品信息透明度大大增加,從而降低信息不對稱的影響;另一方面,信托公司通過互聯網進行產品的銷售可大大降低經營成本。此外,通過互聯網自建平臺盤活資金,或者選擇與互聯網公司合作開展資產證券化業務也許會是個不錯的選擇。


四、總結


信托業在我國金融市場和經濟發展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占據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但是,近幾年,我國信托業發展過程中遇到諸如核心業務缺乏、產品流動性差、競爭激烈等一系列突出問題,迫切需要加快業務轉型升級、尋找新的出路。而資產證券化作為一種金融創新,目前發展得已經相當成熟,這為信托業開展資產證券化提供了基礎條件,也為信托業的業務轉型升級開辟了新的渠道。但是信托公司參與的資產證券化業務也存在諸多潛在風險和巨大挑戰,除信用風險、利率風險等一系列基礎風險外,底層資產的尋找、業務能力的提升以及不斷趨嚴的監管要求也為信托公司資產證券化業務的發展帶來了巨大挑戰。面對資產證券化的浪潮,信托公司必須抓住機遇,充分發揮自身內在優勢,選擇優質底層資產進行產品設計,及時應對可能出現的有關風險;在產品設計后,通過信用增強保障投資者利益,完善資產證券化實施環境。借助互聯網金融發展的東風,把互聯網模式嵌入資產證券化業務流程當中,創新銷售模式,抵御市場風險。


作者:吳 文 駿
來源:用 益 研 究

責任編輯:liuyj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