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投資者適當性看信托推介材料的法律定位

時間:2024/01/25 10:51:14用益信托網

近年來,資管產品底層資產違約、產品延期等情況逐漸增多,同時,監管部門和司法機關對于金融消費者權益的保護力度也在不斷加強,以適當性義務的履行為訴由的法律糾紛未來也將可預期的攀升。[1]推介行為的合法合規性作為上述糾紛的核心爭議焦點之一,成為判斷產品管理人是否履行適當性義務的關鍵所在。


一、適當性義務的核心要義


根據資管新規及九民紀要相關規定,適當性義務是指賣方機構在向金融消費者推介、銷售銀行理財產品、信托理財產品等高風險等級金融產品,以及為金融消費者參與融資融券、新三板、創業板、科創板、期貨等高風險等級投資活動提供服務的過程中,必須履行的了解客戶、了解產品、將適當的產品(或者服務)銷售(或者提供)給適合的金融消費者等義務。


結合上述規定,適當性義務作為賣方機構(金融產品發行人、銷售者以及金融服務提供者)必須履行的義務,具體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了解客戶”,做好投資者風險等級評定,賣方機構應設立風險評估,對投資者的風險承受能力進行充分測試,以確定投資者的風險等級;二是“了解產品”,做好金融產品的風險評估,充分了解產品可能存在的潛在風險,以確定產品的風險等級;三是 “適當性評估”,根據投資者的風險等級,向其推薦與其風險承受能力相匹配的金融產品,并就金融產品的風險收益特征、產品風險、運營情況等向投資者予以充分說明、揭示及披露;四是“綜合投資者及理性人的主客觀標準”,結合產品具體潛在風險及預期收益情況,針對不同投資者、不同產品確定適當性義務的履行方式及內容。


二、推介材料的法律定位


根據《關于進一步規范金融營銷宣傳行為的通知》規定,金融產品或金融服務經營者不得以欺詐或引人誤解的方式、不得以損害公平競爭的方式、不得利用政府公信力進行營銷宣傳,不得損害金融消費者知情權。同時,在《信托公司受托責任盡職指引》中信托業協會也明確“信托公司委托其他代理機構代理推介時,相關的推介材料應由信托公司提供,且信托公司應保證推介材料的真實性、準確性”。


從上述規定可以看出,推介行為作為產品管理人銷售資管產品的重要環節之一,信托公司應做到“了解產品”,確保推介材料的真實準確及合法合規,不存在誤導投資者購買產品的相關表述,否則可能因涉及適當性義務的違反從而承擔相應法律責任。


(一)推介材料表述不當構成管理人違約


在胡某與某資管公司委托理財合同糾紛案件中,法院認為基金的推介材料中“按季付息”的表述和基金合同中“風險可控”和“固定收益”的表述足以使投資人產生低風險預期,并且包括推介材料、合同附件等材料在內的全部風險提示內容都不足以消除投資者對案涉基金收益的較高預期。同時,胡某有理由相信上述文件是某資管公司對案涉基金所作的推介和宣傳,并有理由基于上述推介和宣傳材料的內容作出投資判斷。因此在上述文件足以使投資人產生低風險預期并作出投資判斷的前提下,某資管公司未落實風控措施使基金損失風險增高,有悖于投資者合理預期,應認定為重大違約。


在曹某等委托理財合同糾紛案中,某證監局在《關于對某證券有限責任公司采取責令改正措施的決定》載明:“你公司在業務開展中存在以下問題:一是向客戶發送的資產管理計劃宣傳推介短信存在夸大宣傳、未充分提示風險等問題……現責令你公司在2019年7月31日前改正?!蓖瑫r,法院亦認為,某證券推介材料中顯示的凱迪生態毛利率明顯與實際不符,存在導致投資人對案涉資管產品風險產生錯誤認識的風險,存在違約行為。


在某集團公司與某股份公司信托糾紛案中,該案件中原告提交了監管出具的《銀行保險違法行為舉報調查意見書》顯示:關于反映某信托涉嫌虛假宣傳的問題。經核查,某信托在X豐系列產品推介材料中顯示“客戶收益”為6.2%至7%不等;“業績報酬提取基準”為“當期業績報酬提取基準根據市場狀況、持倉資產收益率等因素動態調整”,“分配方式”為“按照申請日單位凈值退出;超出業績報酬提取基準以上的部分,投資者分享20%的超額收益”。核查認為,某信托推介材料中關于“客戶收益”的表述不嚴謹、易引起歧義,我局將要求某信托進行整改。


(二)推介材料表述與產品實際投資不一致構成管理人違約


在某信托公司與李某營業信托案中,投資者向中國銀保監會某監管局進行了舉報,監管《調查意見書》顯示:經核查,信托產品的推介材料顯示產品情況為“信用風險低且流動性良好的金融產品等”,《信托合同》約定的資金投向為“價格波動幅度低、信用風險低并且流動性良好的金融產品”。信托產品最終投向均為信托公司發行的信托產品,且信托產品投資相關項目時,多數項目底層資產與推介材料及《信托合同》約定的投資方向不一致,信托公司在推介過程中未如實向投資人披露信托產品風險情況。法院經審理認為,受托人應當遵守信托文件的規定,為受益人的最大利益處理信托事務。庭審中某信托公司拒絕向法院舉證底層資產情況,而監管部門經查認定5號資金投向存在與推介材料、合同約定的投資方向和投資策略不一致情況,應認定某信托公司違反了誠實、信用、謹慎、有效管理的合同約定及法定義務,構成嚴重違約,最終判決某信托公司賠償李某500萬元及資金占用損失。


(三)推介材料內容不完整構成管理人違約


在潘某與某證券資管公司合同糾紛案中,法院認為金融產品具有高度專業性和復雜性,投資者的投資決策主要依賴于金融機構對產品的推介和說明,賦予管理人對金融產品相關信息說明及風險揭示的義務,系從程序上保障投資者作出投資決策真實意思表示的前提,也是金融市場“賣者盡責、買者自負”的制度基石。……對于潘曉帆等在開放期內新進入的投資者而言,因之前資管產品存續期間的信息披露報告并不對其開放,所以在開放期簽訂合同決定進行投資之前,管理人對產品的公開披露信息以及告知說明內容系投資者決定是否進行投資的主要判斷依據?!?strong>長江資管公司與潘曉帆簽訂《資管合同》時,未在推介時告知潘曉帆案涉資管產品所持倉部分債券信用評級不符合合同約定信用評級,未充分揭示風險,有違誠信原則,違反了先合同義務,應承擔締約過失責任。


除上述案例外,在上海某地產公司與某信托公司信托糾紛案中,信托公司主張的“《推介材料》僅是某信托公司針對信托產品的大致介紹,對某信托公司不具有法律效力?!辈⑽传@得法院認可,且法院將《推介材料》載明的內容與《信托合同》的約定均作為認定事實的依據。可以看出,推介材料雖然不是管理人與投資者簽署的正式法律文件,但其內容對管理人仍然具有法律約束力,并可能作為監管部門的處罰依據以及司法部門在審判過程中認定事實的依據。


三、關于信托公司完善推介材料的若干建議


(一)在推介材料的內容上,要做到真實準確、合法合規


信托公司應確保推介材料所描述的交易結構符合項目實際情況,確保所描述的被投資企業情況客觀真實準確,所援引的第三方數據或分析經過內部論證及核查。不應機械引用第三方機構對項目前景、行業走勢的預測分析,不得選擇性披露被投資企業財務數據等企業實際經營狀況。應確保推介材料的表述合法合規,不得存在保本保收益或容易引起投資者認定項目為保本保收益的相關內容,并結合產品實際充分揭示風險。對于設置業績比較基準的產品,應明確該業績比較基準僅為預估,不構成受托人對產品本金不受損失及產品可得利益的保證,避免誤導投資者將業績比較基準理解為固定收益;對于不設置業績比較基準的產品,應明確告知該產品收益的不確定性及不可預測性,確保投資者充分理解該產品的收益特性。


(二)在推介材料的制作上,要統一制作標準及程序


信托公司在制作推介材料時,應明確制作推介材料的主體部門或經辦人員,在統一模板后經一定程序審批后確定。避免推介材料的內容與信托文件、項目實際管理運用情況的不一致。對于信托文件在后發布確需調整的,應明確調整事項以信托文件約定為準,同時在推介中做好對投資者的特別說明或提示,確保投資者充分知悉推介材料與信托文件在相關內容上的差異。


(三)在推介材料的發布上,要規范發布主體及形式


信托公司在向投資者提供推介材料時,應明確推介材料的對外發布主體,并嚴格規范發布形式。避免因委托第三方不具有代銷資質的機構或主體人員向投資者提供推介材料從而涉嫌違規推介。對于推介材料的對外發布,在堅持私募定位的基礎上,要統一發布形式及路徑,確保投資者充分識別產品的管理人。


注:

[1]根據《中國人民銀行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實施辦法》,本辦法所稱金融消費者是指購買、使用金融機構提供的金融產品和服務的自然人。


作者:劉 珍 香
來源:用 益 研 究

責任編輯:liuyj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