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風險處置服務信托年度回顧

時間:2024/01/24 11:03:06用益信托網

一、2023年業務落地情況


2023年是風險處置服務信托高速發展的一年。自業務分類改革落地,風險處置服務信托符合當前信托公司業務轉型的需要,且能快速提升資產管理規模,成為業務轉型的重點方向之一。在信托業務分類改革落地之前,破產重整服務信托和債務重組服務信托業務已是信托公司發揮制度優勢的重要領域;信托業務分類落地后,監管層將風險處置服務信托置于較重要的位置上,越來越多的信托機構布局該領域。目前債務重組服務信托業務落地情況較少,2023年11月華夏幸福委托建信信托設立的約為255億元的自益型信托計劃是較為典型的落地案例;破產重整服務信托業務落地案例較多,是當前信托公司主力拓展的業務。


image.png

image.png


繼2022年風險處置服務信托實現快速增長后,2023年風險處置服務信托業務繼續維持較高熱度,落地風險處置服務信托的信托公司繼續增加。從展業的情況來看,2023年風險處置信托主要有以下特點:


1、風險處置業務市場擴容,參與的信托公司明顯增加。


風險處置業務市場擴容,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顯示,2023年破產審查案件公告多達1.74萬件,較 2019年增加了1.22萬件,增幅 230%。從信托公司來看,2023年中誠信托、昆侖信托、國通信托、華潤信托、金谷信托等均相繼落地首單風險處置服務信托,多數仍為破產重整服務信托。據不完全統計,2023年有19家信托公司超過28款落地,各家信托公司紛紛尋求在風險處置服務信托領域轉型和探索。


2、政策支持有所強化,展業環境有所改善


信托業務新分類的落地,風險處置服務信托地位提升。“三分類”下資產服務信托的地位進一步強化,風險處置信托業務作為資產服務信托項下重要的業務子類。此次《分類通知》的下發,明確了風險處置受托服務信托的定義,對其進一步發展具有重要意義。


信托財產登記制度的試點有利于風險處置服務信托展業。2023年11月,國務院批復《支持北京深化國家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示范區建設工作方案》,在風險可控的前提下,探索建立不動產、股權等作為信托財產的信托財產登記機制。信托財產登記是制約資產服務信托開展的重要制度因素,政策試點為進一步地拓展信托財產形態多元化創造有利條件,風險處置服務信托的展業的阻礙及成本或能減輕。


3、業務生態圈逐漸成型,業務范圍拓展


一方面,信托公司與其他參與主體的合作增加。風險處置領域市場逐漸擴容,參與的市場主體也在不斷增加,信托公司與法院、AMC、AIC、律所和會計師事務所等機構建立合作關系,打造業務生態圈,拓展展業效率。如云南信托攜手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多個分公司以及云南省資產管理有限公司連續落地四個特殊資產服務信托項目;中信信托聯合華融公司、中信銀行及中信咨詢設立“中信信托·泛海建設財產權信托項目”,促使項目快速重整盤活。


另一方面,業務范圍外延,信托公司探索延伸價值鏈。初期信托公司參與風險處置服務信托業務僅負責事務管理工作,參與度較低。但隨著風險處置服務信托業務經驗的積累,2023年信托公司在風險處置業務中參與度有所提升,如以重整投資人的身份提供服務、為破產清算提供信托服務。如外貿信托以重整投資人的角色參與*ST新聯、*ST西鋼的預重整,在承擔較高風險的同時可以獲取較高的收益回報。2023年,國聯信托落地首單破產服務信托,是全國首單破產清算領域內的破產服務信托業務,在風險處置服務信托領域進一步拓展。


二、業務實踐案例


image.png


2023年11月,上市公司正邦科技重整計劃的發布,為其化解危機、恢復經營和盈利提供了完整路徑。北方信托受托成立破產重整服務信托,通過“轉股平臺+服務信托”的模式,將股權轉讓給信托計劃,交付給受托人管理,服務信托在執行層面操作更加簡單快捷。


image.png


2023年12月29日,新華聯文化旅游發展股份有限公司重整計劃執行完成。新華聯文旅償債資源,將由重整投資人提供資金、以股抵債、信托收益權三種方式解決。在新華聯文旅重整過程中,以剝離資產設立服務信托是實現資產、業務優化與債權清償相結合的解決方案,通過發揮信托制度和管理優勢,最大限度地保護債權人的利益、化解可能引發的系統性金融風險。


image.png


2023年12月,全國首單破產清算領域內的破產服務信托業務由國聯信托在無錫落地。海潤光伏原為A股上市公司,2021年退市并被法院裁定進入破產清算程序。破產清算服務信托設立后,國聯信托代表信托計劃對外負責處置破產財產,向相應債權人分配信托利益,最終實現清償債權的目標。該信托計劃的信托目的僅為處置資產、回收資金,因此,受托人的事務內容更為明確,也更容易實現。破產清算信托在兼顧信托財產管理專業性的同時,實現了與破產清算程序的有效銜接,具有一定的開創意義。


信托制度優勢較明顯,監管機構、市場參與主體、債權人的認可度提升。信托制度在破產重整、協議重組的運用獲得了監管機構、同業的認可。通過發揮信托制度和管理優勢,最大限度地保護債權人的利益、化解可能引發的系統性金融風險。破產服務信托以其明晰的結構化法律制度優勢,以及在以時間換空間、避免倉促變價處置、債轉股等多樣化清償方面的作用,獲得了債務人、債權人及投資人的青睞。


上市公司破產重整引入信托案例明顯增加。據不完全統計,2023年以來,已有12家上市公司通過實施破產重整“起死回生”,且約有21家*ST公司啟動或正在進行破產重整事項。而上市公司中有*ST全筑、*ST新聯、*ST西鋼、*ST廣田、*ST正邦、凱迪生態等超過10家公司在破產重整計劃中引入信托工具。上市公司通過設立信托計劃實現與公司主營業務無關的非保留資產的剝離,資產負債結構得到了根本性改善,重回良性發展軌道。


信托資產運營中信托公司參與度仍待提高。為維護債權人利益,更加便捷、高效的管理、運營、處置信托財產,以股權和債權作為直接信托財產,并在股權之下歸集重整企業的各類資產作為信托底層資產,成立信托平臺實現對信托底層資產歸集和控制,進而進行經營、處置。實際運營中,信托運營平臺的實際主動決策和主動管理仍依靠原管理層,信托公司受限于職責,參與相對較少。


信托報酬低廉的問題比較突出。從案例來看,新華聯文旅的破產重整服務信托的業績報酬分為設立階段的10萬元和運行階段50萬元/年;正邦科技的破產重整服務信托的信托報酬則是設立階段50萬元和運行階段的管理傭金和處置傭金組成。整體來看,信托報酬相對較低,與信托公司的高投入成本不相匹配。一方面是信托公司自身以純事務管理工作為主,難以體現其價值;另一方面,較低的信托報酬可能無法覆蓋信托公司的管理成本,對破產重整服務信托業務的長遠發展不利。


三、未來展望


風險處置服務信托目前仍處在探索過程中,面臨著一定的挑戰:一是基礎性制度缺位,如財產登記、交付制度、稅務問題還有待解決;二是業務參與度不夠,業務邊界有待拓寬,實踐中信托公司缺少主導權,對風險處置業務及流程參與環節及時間相對滯后,不利于信托的優勢發揮;三是新業務成本投入大,競爭亂象明顯,盈利空間待拓展。風險處置服務信托業務的平均管理費及業績報酬水平偏低,對業務的長期發展不利。


針對風險處置服務信托的困境,監管層、行業協會、信托公司以及各市場參與主體應群策群力,在完善基礎性制度的同時,深入探討風險處置服務信托業務的規范化和流程化化,協定適當的費用標準,促進這一新生業務更好、更健康地發展。


其一,基礎性的制度政策支持。完善信托財產登記、交付、公示、稅收等方面的基本制度建設是促進風險處置服務信托業務發展的重要支撐。當前風險處置服務信托的發展仍受限于制度,往往需要花費更多的成本才能落地相關項目。


其二,加強對信托制度及信義文化內涵的宣傳。消除債權人、破產管理人以及其他參與主體對信托制度的誤解,對各參與主體闡明破產重整服務信托的優勢、服務范疇以及責任邊界,加強合作發展空間,共同推動破產重整服務信托業務的長足發展。


其三,打造特殊資產處置及投資的業務生態圈。信托公司在經驗和資源方面存在較為明顯的短板,與專業機構的合作勢在必行,一方面可以培育特殊資產管理與處置能力,鍛煉業務團隊,完善業務各項制度;另一方面依托于外部專業機構的專業能力,減輕信托公司的壓力和成本投入?,F階段信托公司可以受托服務為重點,同銀行的資產保全部門、AMC、律所和會計師事務所建立了穩固的合作關系,培育特殊資產管理與處置能力,打造業務生態圈。


其四,加速業務迭代及規范化。在實踐中逐步探索完善業務規范,配合協會及監管部門建立行業規范業務相關制度等,制定標準化的業務操作流程,明確管理職責邊界,實現業務標準化、流程化和系統化。目前風險處置服務信托業務模式相對復雜且缺乏相對統一的業務規范,不利于業務模式的復制和大規模開展,同時也導致其他市場參與機構尤其是破產重整人對信托公司及信托制度的認知不足,不利于信托功能的發揮。


其五,探索投入與盈利的平衡。業務經驗積累、各項制度的確立、信息系統的建立和穩定的專業團隊是信托公司當下的重要事項。資產服務信托將會是人力、技術等全方位高投入的新型信托業務,因此尋求盈利點是必須的。深入參與企業債務重組、破產重整,主動承擔更多的角色和責任成為信托公司的一種主動選擇,后續可逐步探索并購重整融資、共益債投資、特殊資產投資等業務,在累積經驗后,部分佼佼者或可逐步形成穩定的盈利模式。


作者:喻 智
來源:用 益 研 究

責任編輯:liuyj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