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信托公司轉型探索——兼談信托公司標準化投資

時間:2024/01/18 11:17:37用益信托網

導語:隨著家族信托、家庭信托、資產管理等信托服務需求日益增長,我國信托公司應學習借鑒發達國家和地區先進經驗,在中國金融體系中發揮其原生功能,發展資產服務類信托,加強標準化投資能力建設,滿足當前階段經濟發展和民生需求,履行時代賦予的重大使命。


信托公司一直以來作為我國金融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具有獨特的優勢和功能。在當前經濟形勢下,信托公司應積極響應國家政策導向,充分發揮其業務特點,為各類服務對象提供更加精準、高效的金融服務。過去,在我國國民經濟發展速度較高及平穩時期,對房地產行業、地方城投的特殊融資政策,以及實體經濟對非標資金的需求,使得信托業高息融資業務獲得發展。2020年以來,中國經濟增長放緩,堅決調控房地產行業,積極化解地方城投債務風險,央行實行寬松的貨幣政策,公開市場利率和貸款利率不斷降低,政府類機構和實體經濟轉向了商業銀行和債券市場進行低成本融資。


當前,從監管指導和行業發展角度,傳統融資類尤其是通道類業務持續收縮,全社會非標投資收縮。在政策限制房企融資、房企流動性爆雷、房企經營困難等情形下,信托公司目前基本停止了地產融資業務。國家嚴禁地方政府新增隱性債務、地方城投融資收緊以及置換發行地方政府專項債,信托公司的政信業務同樣陷入了困境。在此背景下,信托業為房地產、地方城投高息融資的業務模式失去市場,面臨著發展模式由“狩獵模式”(強調單兵作戰)向“平原耕作模式”(強調服務和分工協作)的轉變。


金融監管部門發布《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銀發〔2018〕106號)、《信托公司資金信托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關于規范信托公司信托業務分類的通知》《信托公司監管評級與分級分類監管暫行辦法》等文件,對資管行業和信托業的監管進一步加強,督促信托業走轉型之路。


我國信托行業面臨著重大轉型機遇


根據中金公司《2023年財富報告》,目前,全國的財富總量為790萬億元,其中國有資產是360萬億元,私有資產是430萬億元。根據招商銀行發布的《2023中國私人財富報告》,2022年中國個人持有的可投資資產278萬億元人民幣。上述兩份報告表明了當前中國民間積累了巨額財富,高凈值人群對于保障財富安全、財富傳承、家族信托和企業股權安排等需求強烈,小康家庭的信托需求隨著中國人口老齡化到來開始呈現,時代再次賦予了信托公司巨大發展機會。


要實現信托行業長期健康發展,各家公司必須正確認識現階段的經濟、社會、人口環境,抓住機遇謀發展,積極投入到為國家、為家族、為家庭、為老齡人口、為社會慈善服務的時代洪流之中,履行時代使命,積極轉型,開展多元化、差異化的信托業務,突出信托的服務功能,積極參與資產管理,滿足多類客戶的個性化需求,提高信托業務的附加值,滿足當前階段社會發展和民生需求。


發揮信托服務本源屬性,發展資產服務信托。這是信托業呈現差異化和不可替代性,區別其他金融機構的關鍵。其中,家族信托是信托公司起步較早、最具專屬優勢的本源業務之一;家庭服務信托大幅降低了家庭財富管理的門檻,推動家庭資產規劃進入千家萬戶小康家庭;資產證券化服務信托是當前信托公司正在開拓的業務,受到國家和監管部門積極鼓勵。其他業務類型信托將進一步拓展資產服務信托業務廣度,助力信托公司踐行信托服務的人民性、普惠性。


從信托行業本質角度,資產服務類信托的家族信托、家庭信托、年金信托、養老金信托、保險金信托以及三分類單列的慈善信托等,是回歸服務類信托主業的重要方向,也是信托業發揮核心競爭優勢的機會。


主攻財富管理服務信托、資產管理信托,形成新的增長點。資產管理信托是信托業務的重中之重,財富管理服務信托是資產服務信托的重中之重。財富管理服務信托發展方面,信托行業要發揮好投資顧問作用,為信托客戶提供資產配置方案,針對客戶不同需求和風險承擔能力,利用自己熟悉各類市場、各類資產管理機構的專業優勢,在房產、保險、股票、債券、貴金屬、外匯、基金、現金等方面提供資產配置方案,幫助客戶選擇產品,為客戶委托的資產保值增值。資產管理信托發展方面,信托公司要根據各自實際情況,研究差異化發展重點,建議信托行業以強化FOF和TOF投資能力為突破口。


重塑投資者對信托行業的信任至關重要。信托公司要建設適配標品資管業務的資金端、專業銷售和財富管理能力,強化標品資管與家族、家庭、慈善等服務信托的協同。從產品的發行、設計、投資管理,到后續的服務、執行指令、陪伴、送終,對委托人進行全鏈條服務,完整、高質量地完成委托人的托付。


證券市場是信托業轉型主戰場


信托行業擁有良好的客戶基礎。對于富裕人群和有一定家產但邁入老齡化人群來說,現階段財富保值和理財成為他們最主要關注點。理財方面,委托人對收益率的期望降低,對資產安全性的期望上升,同時考慮下一代承繼的各項問題。他們從關注財富積累、資產增值,逐步轉向規劃、養老、醫療、分配、服務、傳承和風險隔離等。處于養老階段的委托人,更多考慮資產的流動性和生活需求匹配性,以獲得年度、月度的現金流需求,應對有計劃的養老支出、有規劃的子女教育支出或者實現其他目的支出,他們同樣期望現金可得性以應對不確定性和突發性。


債券市場與資產服務信托、資產管理信托相伴相存。上述信托客戶現金流的獲取和期望,需要借助于債券市場才能匹配。同樣,委托人配置其他類產品、不同類別投資產生的現金再投資也有投向固定收益市場的需求,只有中國150萬億元龐大規模的債券市場才能幫助實現。


全球和中國固定收益市場規模巨大,債券具備傳統非標產品的固定收益特征,風險又較非標業務低,不同期限、不同品種的收益率預期相對容易把握,收益率波動相對較小,且債券市場發展得到了監管鼓勵支持,所以債券市場應該是服務類信托、資產管理信托真正的主戰場,信托公司需要在債券市場謀篇布局,投入重兵、投入重金、傾注重心。


權益市場值得信托公司探索。當前,部分信托公司在資產管理方面已經走在前面,除了重視債券投資外,部分信托公司積極探索股票市場、股權市場投資,豐富標品信托產品投資策略,為國內資本市場發展添磚加瓦。有公司構建覆蓋套利、CTA、市場中性、多策略均衡、權益多頭等策略的產品體系,為投資者提供了更多的產品選擇。有公司推出固收+類、權益類和資產配置類產品,以及TOF、固收+收益憑證類FOF、權益FOF等資產配置類產品。


標準化投資市場存在風險。國內權益類市場低迷,需承擔較大市場風險,且專業水平要求較高;大宗商品類業務風險較高,市場波動幅度大,技術要求高,且可能面臨爆倉或者實物交割情況;債券市場面臨利率風險、再投資風險和信用風險等。除此而外,標準化投資也面臨著流動性風險、操作風險、合規風險等,需要信托機構注意防范。與證券公司、公募基金、保險資管等機構在證券市場鏖戰多年相比,信托公司在證券市場的投資能力和投資經驗方面,總體上差距較大,尤其股票市場投資經驗不足,更加需要敬畏證券市場風險。同時伴隨業務轉型,加強新的風險管理能力建設,確保投資業務安全穩健運行。


對信托公司轉型發展建議


監管部門將信托業務劃分為三大類,信托公司的定位得到了明晰。在三分類出臺之前,服務信托、家族信托、標品資管信托等轉型較早的頭部公司,銀行系信托公司中“銀行+信托”業務協同效應發揮較好的公司,以及不良壓力相對較小能輕裝上陣的信托公司,成為信托業轉型的標兵。但是,大部分信托公司還處在轉型的探索過程中,建議這些信托公司轉變觀念,參照國際國內信托行業、資管行業形成的經過市場競爭和投資管理實踐檢驗的成熟規則,在以下方面加強自身建設,提升綜合競爭力,為我國金融市場的繁榮和穩定做出積極貢獻。


轉變經營理念和經營方式。經營理念上,從吃息差模式轉換為服務模式,從傳統類信貸業務的融資思維方式轉向基于研究、信托服務、法務、投資等作為專業信托機構提供金融服務模式。在法律法規范圍和監管半徑內,發揮信托的功能,以委托人的利益為優先,以提供專業、合規的服務獲取收入為經營宗旨。經營方式上,信托公司要從以影子銀行為主,也就是以融資類業務為主,集中為地產和政信融資服務,賺取委托人與資金需求方息差的高息融資經營方式,轉向資產服務信托(重點是財富管理管理服務信托)、資產管理信托經營方式,回歸信托業務本質,這需要信托行業確立委托人權利優先機制。在信托的轉型期,需要為信托公司補充資本金,降低對股東的分紅等,才能為信托企業轉型提供基礎土壤和環境。


重新構建組織架構。結合監管的三分類要求,根據信托公司不同的股東背景、不同的專業人員、不同的客戶基礎,打破信托公司以融資模式建立的組織架構,建立與公司能力、客戶基礎、業務基礎、資本、社會需求相適應的信托服務、標品投資業務的新型組織架構,自上而下確立公司業務發展重點。打散非標時期平行作坊式的“賽馬展業團隊”(事業部制或項目制),建立以資產服務信托、資產管理信托為主軸的組織架構和專業協作部門(直線職能制),重構信托公司管理體系、業務流程、制度體系(重點投研),匹配相應的產品營銷、客戶服務、集中交易、風險合規管理、適應智能化服務及交易IT系統支持。


重構資產服務信托組織架構。信托公司應擯棄過去團隊或員工以項目資產獲取、項目審批、項目風險跟蹤、項目風險處置一條龍服務流程,員工集財富管理與資產獲取于一身的管理模式,建立按照信托服務、解決方案、資產管理、客戶服務與投訴解決為經營管理內容的新流程架構。當前非標市場逐漸萎縮,公司業務發展與服務需要整體組織功能、團隊能力、專業技術與科技支持,而不再取決于單一團隊、客戶(投資)經理的綜合能力。


重塑資產管理組織架構。在標品投資的組織架構上,建議信托公司學習參考優秀的券商資管公司。在資管新規要求下,券商資管基本實現了轉型,成為中國證券市場的一支私募資產管理專業隊伍,具備了較強的競爭力。


有條件的信托公司應該實行差異化的人才管理機制,引入專業投資團隊,給予與之匹配的考核及激勵機制,引入標品風險管理模型,標品投資策略管理和標的入池名單制管理等集中統一的投資制度,待發展到一定階段,再建立資產管理子公司專營投資。當前,信托公司應該做好公司治理,建立相關專門委員會,同時考量標品投資市場的市場特點,在統一投資管理、風險控制基礎上,建立投資分級決策機制、分權制衡管理體系。


配置新型信托服務和標準化投資員工隊伍。轉型后的公司高管、中層管理人員和員工行業素質,應由過去以熟悉銀行信貸的融資型專業要求,轉向熟悉資產管理、證券市場投資型專業要求和信托服務能力要求,構建信托業服務和投資雙專業員工隊伍體系。


首先,建立學習型組織,對內根據現有員工的職業技能特點、潛力與學習能力給予歸類和轉換,對外引進適應公司業務發展需要的專業化人才。其次,在服務信托的建制方面,由同質化技能和服務的業務部門或小團隊,轉變為公司整建制按功能劃分的部門;在投資方面,搭建包含私募資管團隊、FOF或TOF團隊、交易團隊與合規風控團隊在內的專業投研隊伍,以實現組織化、專業化運作,前中后臺分離,相互支持、相互制約。再次,正在轉型的信托公司,應基于業務分類重組架構,按照新業務要求設置部門和配備員工,員工定編、定崗、定責、定級、定薪。最后,在對公司高管、部門和員工的考核上,打破過去以非標為主設計的考核體系,弱化以短期經營指標為導向的考核或干部任免機制,建立新的以標品投資、信托服務為主綜合化干部、員工考評機制。


加強標品資管能力建設。轉型的信托公司,應建立多元化的資產管理產品研究能力,培養跨市場資產配置能力,逐步在資產端形成差異化優勢。圍繞資產配置能力、投資組合構建能力,加強固定收益投資、權益投資、股權投資、基金及第三方機構篩選、非標準化資本市場業務等核心領域能力建設,提高公司市場研究和信用評級能力、精細化風險管理能力、智能化集約化綜合運管能力、數字化能力和信息科技水平??蓞⒖急O管部門過去對保險資管機構的能力建設要求,學習證券公司、公募基金先進的經驗,從頭建立適應監管要求和內部控制需要的產品設計、債券投資、股票投資、股權投資、量化投資等體系,配備與公司業務發展和投資能力相適應的專業人員。


此外,發揮信托公司特色優勢。比如按委托人需求的專戶策略定制、家族信托主動投顧、家庭信托標準化投顧,建立機器投顧和遠程線上投顧,延續特色非標準資產獲取和創設,打造信托公司個性化、差異化競爭能力。


總之,信托行業雖然目前大多公司處在一個轉型的困難期,但比起其他類型金融機構,信托公司具有先天的特殊優勢,同時,時代也賦予了新的發展機遇。信托行業要牢記初心,發揮好信托服務的原生功能使命,加強標準化投資能力建設,為國家、企業家、居民等客群提供差異化、特色化的金融服務,在未來競爭中后來居上。


(本文原載于《中國銀行業》雜志2023年第12期)


作者:陳 友 平、仲 崇 嵐
來源:中 國 銀 行 業 雜 志

責任編輯:liuyj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