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預付資金信托閑聊到信托行業

時間:2024/01/17 10:57:56用益信托網

之前也提到過,去年有幸參與落地了一個預付資金信托項目。項目的具體內容基于保密不方便透露,不過對于這類項目的一點體會倒是可以拿出來聊一聊。


預付資金信托的價值


這類項目直面了一個社會問題,并且提供了一個解決的方式,這在我接觸過信托項目中是比較少見的。即使是民事信托,可以說是解決一個人或是一個家庭的問題,但是很難拔高到社會問題的高度。當然我們也可以說傳統信托解決了企業融資難的問題,但這可能是仁者見仁的,畢竟從目前非標信托業務大有從解決問題變成社會問題本身的趨勢。而如果說預付資金信托在一定程度上確是可以解決社會上預付資金管理的難題和亂象,相信并不會有太多人提出反對意見。


信托機構設立預付資金信托的問題


賺不到錢


不過雖然社會價值在這里,但并不代表一定具有經濟價值。這也是目前預付資金信托面對的難題之一。甚至這個問題較之民事信托更為嚴重,因為民事信托至少是在解決一個特定個體的問題,那么個體本身就可能存在為此買單的意愿。而標準化的民事信托產品,其實并非是在解決特定個體的問題,本質上是在向特定客體推銷一種針對不特定客體的解決方案,那自然特定個體的付費意愿就會大大減弱。


而預付資金信托的價值更加是虛化到了社會的層面,商戶和消費者可以預見是缺乏為此服務付費的意愿的。特別是商戶,實際上預付資金信托的設立在很大程度上是與商戶的利益相悖的。那么在政府也不愿意為項目買單的情況下,預付資金信托的收入只能從項目設計中擠出來。常見的就是所管理的信托資金的投資收益。不過這種投資的收益是極為有限的,因為預付資資金信托為了保證項目資金的安全,必然要將信托資金的投資范圍限制在存款以及貨基這類安全性最高的投資領域,那么收益自然就會很低。結合信托項目整體的規模來看,預付資金信托對于信托機構就又是一筆賠本賺吆喝的買賣。


缺乏技術和能力


在大部分情況下,信托機構并沒有獨享這筆收益的能力。這就是我們要說的另一個問題,就是同樣與民事信托相似,預付資金信托對于信托機構的系統和科技能力提出了一個很高的要求,但是具體要求的點并不相同。


預付資金信托的資金流水主要集中在兩個方面,一個是消費者進行消費的場景,信托就需要向商戶支付相應費用。另一個向消費者退費的場景。向消費者退費的場景比較好解決,因為相較總體的業務量,退費其實是偶發性的。同時即使是對同一家商戶的消費者進行批量退費,也可以在一個比較寬裕的時間統一處理,操作起來也比較簡單。甚至在發生退費之前,消費者其實無需成為信托的受益人,這樣也可以降低信托的管理成本。


但在向商戶付費的情景下,就會出現很難回避的問題,商戶每日的營業筆數和每筆的金額可能會有很大的區別。而且會存在多家經營領域不同的商戶的情況下,多家商戶總的交易筆數就可能是一個極大的數字。商戶一般情況下不可能接受因為信托管理的原因而出現的一個較長的結算周期。所以對于交易數據處理以及結算的時效性和準確性,在預付資金信托中,對于信托機構的系統就會出現比較嚴格的要求。當然在這個層面,焦點主要還是集中在信托機構后臺的運營和結算能力上,所以其本身對于系統的開發和升級并非不可能實現這樣一個好的結果。


但在信托機構外部,相關交易數據肯定不能依托于商戶自行的統計,不然預付資金信托的設立其實就毫無意義。那么在傳統的商戶與交易者的消費關系中必然需要加入一個獨立的第三方,以搜集相關的交易信息。這個第三方可以是一個系統,但實際上從商業模式的角度來看了,信托機構是絕對沒有精力和能力去運營管理一個連接消費者和商戶兩方的系統平臺的。所以往往也就需要一個第三方機構的介入。那么作為一個持續性的,而且是極為重要的工作,第三方機構自然也是需要從信托項目中獲取相關的利益分配的。當然這里也有個例外,就是單一大型公司的預付資金管理,就比如我們常見的加油卡。這類公司在預付資金的管理上本來就會有統一的系統,那么自然是可以直接跟信托機構的系統完成數據的交互的,也不需要第三方平臺的介入。但就像之前說的,由于數據來源缺乏獨立性,這樣的預付資金信托的設立實際上本不能有效避免預付資金被挪用的問題,甚至有可能變成企業避稅的一種工具,這種預付資金信托項目存在的社會價值其實是有疑問的。


缺乏入局的勇氣


在這個基礎上,因為缺乏收益,排除信托機構宣傳的潛在目的,預付資金信托項目的主導方往往并非是信托機構。而是政府機構或是第三方平臺,而且由于政府機構本身也缺乏技術能力,所以大多數政府機構往往也只是一個推手,而并非主力。相對的,第三方平臺的價值在預付資金信托項目中才是最大的。從模式來看,往往第三方平臺就已經完成了商戶和消費者在相關數據上的收集和處理,只不過需要一個可靠的機構依照數據信息對預付資金進行管理。


其實在這個層面,這個機構是銀行也好或是信托也好,都是可行的。談到這里,可能會讓人聯想到,信托在這個項目中的作用,其實更接近于賬管而已,甚至說是僅是一個通道。當然這種情況也并非絕對,因為在整個預付資金信托的設計中,信托機構如果愿意的話,確實可以承擔更多的職權,那么信托本身作為一個中立第三方的價值就可以凸顯。但現實是,信托機構往往更不想沾染消費者、商戶與第三方平臺之間的因果,更期望做一個通道。


回頭看其它信托業務


聊了這么多,對預付資金信托項目,也只能說寬泛的談了一點感受和皮毛。但總體來說,站在個人的角度,并不看好這類項目的發展。至少在目前信托機構現有的框架上,從系統、管理能力、風險以及收益上來看。在大部分情況下這類項目都只能停留在比較“好看”這個定位,是不具備廣泛推廣的可能的。而如果信托機構僅僅是作為一個“通道”的話,其實對于預付資金的管理,是完全不需要通過信托這個模式來實現的,甚至即使是通過信托,也完全無需信托機構擔任受托人,銀行也完全可以承擔受托人的職能,只不過不能叫做“信托”罷了。


其實這一問題不單單是存在在預付資金信托這一方面。對于三分類之后多出的這些新型的信托項目類型,其實很多都有類似的問題。仔細思考一下,是不是每一個新的信托類型,都完全可以成為一種新的業態,甚至為此專門設立一個公司去運營?可以說,只有設立一個全新的公司或是獨立的組織架構,才有可能做好這些新的某一類型的信托業務,因為三分類里的新類型信托不但與傳統信托業務不同,互相之間也是各不相同的。之所以有時候讓人覺得信托結構什么都能做的原因在于,信托在一定程度上確實模擬了公司的形式,但信托結構是絕對不能代替公司制度的。而在信托結構掌握在信托公司這種特殊的一類公司手中時,那就更是如此了。因為一家金融公司不可能無限制地去做所有領域的業務,更不要談做好了,那么做通道就成了唯一的選擇。還是拿預付費資金信托來說,真的要做好,那就必須要全面介入到消費場景來管理預付資金,這樣才有盈利的空間,這其實就是很多三方平臺公司在做的事情,否則僅僅作為一個通道功能,信托機構的價值可以說是可有可無的。


當然這并不是一家信托機構的問題,而是整個行業的問題。永遠停留在非標時代的信托機構,是不可能在這么沉重的負擔之下完成一百八十度的轉型的,積重難返就是這個道理。即使我們看到了新的方向,一個龐雜的組織結構,就會無限壓縮機構在創新上投入的資源和勇氣。所以我們往往看到的現狀是,同一波人,今天在做家族信托,明天在做家庭信托,后天又在做預付資金信托,忙是忙死,但是公司賺不到錢,員工也賺不到錢。從過去家族信托、保險金信托以及預付資金信托等等業務的情況來看,如今已經是通道都已經賺不到錢的時代了。因為這些項目本身結構帶來的價值與非標信托項目相比,對每個委托人是完全不同的,甚至對一部分人來說是沒有價值的。在這種大環境下,通道的價值自然會貶值,而我們如果還只想做通道,不想親身入局,不想弄濕褲腿,不想踩入泥濘的話,時間可能就會告訴我們,等待也會消磨掉所有的希望。


作者:唐 潮
來源:最 邇

責任編輯:liuyj

今日頭條更多
資訊頻道子頁-第一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第二短幅
資訊頻道子頁-底部通欄長幅